直播四川: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右侧推荐区 > 魅力四川

大隐于市 《新华日报》成都分馆已在祠堂街“藏”了78年

发表时间:2016-07-01 | 来源:四川日报字体:[][][]  [打印][关闭]

 

 

 

 

组图:位于成都祠堂街38号的《新华日报》成都分馆旧址。记者 郝飞 摄

  上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的机关报《新华日报》在成都祠堂街38号设立分馆,自此,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成为我党地下组织从事革命活动、传播进步思想的重要据点。而在四川,像这样留下共产党人红色足迹的地方还有很多。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之际,本报特选取了《新华日报》成都分馆旧址、巴中川陕苏区将帅碑林、绵阳邓稼先旧居以及成都彭州宝山村4个地方,带你寻访共产党人的红色足迹,回忆共产党不断发展壮大的伟大历程。

  成都祠堂街38号,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却是78年前《新华日报》成都分馆的办公场所,也是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进行革命活动的一个重要据点。据青羊区文管所工作人员介绍,作为中共中央南方局暨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负责人的周恩来,不仅是《新华日报》的创始人之一,还曾数次前往成都指导统战工作,而《新华日报》成都分馆也成为他经常下榻的住所。

  6月29日,记者走进这个低调的小院,一探这里的前世今生。

  三层白色小楼有着光辉“革命史”

  当天午后,记者慕名来到祠堂街38号,如果不是看到临街店铺上方“成都市优秀近现代建筑”及“成都市文物保护单位”两块牌子,这个小院很容易被错过。

  走进一扇并不宽敞的门,便来到一个有点陈旧的小院,一栋三层高的白色小楼矗立眼前,这就是《新华日报》成都分馆旧址。这栋白色小楼始建于民国时期,总面积约1440平方米,主楼为砖木结构仿欧式建筑,楼顶铺设的是小青瓦。整栋楼呈“凹”字形,楼内装饰设有圆门、圆窗,并有悬梯设于主楼与右厢房之间。

  记者邂逅了在此居住了30多年的阎大姐。她告诉记者,虽然自己对《新华日报》成都分馆的历史并不甚了解,“但听说周恩来、刘少奇、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在这里工作或居住过,还是多自豪的。”

  在她记忆里,上世纪50年代,这里是建设银行的职工宿舍;上世纪70年代中期,宿舍搬迁,部分成都市的拆迁居民又搬了进来。“现在这里大概居住了40户人家,多是外地来成都打工的。由于至今都没通煤气,每家也没有独立卫生间,不少老住户都陆续搬走了,把房子出租或改成了饭馆、茶馆。”

  而阎大姐和家人在此一住就是几十年:“住的时间长了就有感情了。”阎大姐说,现在每每有游客来参观,她都自愿当“讲解员”。

  除了发行报纸 这里还是一个联络点

  1938年1月11日,《新华日报》在武汉创办,是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公开发行的惟一党报。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新华日报》馆迁往重庆继续出版。此后,《新华日报》在成都祠堂街设立分馆(也称川西北总分销处或成都代订处)。只用了1年时间,发行站就遍布成都周边10余个县,直到1947年3月才撤离。

  曾在《新华日报》成都分馆工作过的潘健萍老人在《回忆〈新华日报〉成都营业分处》文章中回忆,1939年,成都分馆有10多名员工,洪希宗任经理,报纸发行量约有1000多份。报纸由重庆总馆邮寄到成都分馆,然后再分送和邮寄到川西北各县。

  1939年11月,《新华日报》一度改由重庆航寄纸型,委托当时的《华西日报》印刷厂印刷,成都老百姓便可阅读到当天的《新华日报》,其发行量也猛增,扩大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力。但是经历了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的“抢米事件”后,时任《新华日报》成都分馆推销组主任的罗世文及洪希宗,先后被国民党便衣特务绑架,成都分馆大受打击。到了1941年初,报纸发行量只有200多份,工作人员也只剩下申同和、李椿、彭代君和潘健萍4人。

  此外,《新华日报》成都分馆还是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在成都的一个半公开联络点,也是八路军的运输车从重庆到西安的一个转运点。通过川康特委组织的一些中共骨干和部分爱国青年去延安学习,也是到此乘车前往。

  传播党的声音 白色恐怖中的一座灯塔

  “成都分馆也是《新华日报》牺牲最惨重的一个基层发行机构。”成都市国家档案馆研究员姬勇说。

  成都市国家档案馆保存有一封70多年前的公函,是1943年9月28日当时重庆《新华日报》社长潘梓年写给成都市警察局的。公函内容显示,《新华日报》成都营业分处主任李椿于1943年9月4日下午6点20分,在陕西街、君平街路口遭到3名持枪者的绑架,至今未归,因此请求成都市警察局查明原因,释放李椿。

  《新华日报》在成都成立分馆的近9年时间内,国民党当局以各种理由破坏和阻挠该报的发行。从档案资料中可以看到,国民党当局不仅对《新华日报》作出“只准印,不准卖”的规定,阻遏该报在成都的发行工作,还不断地伸出黑手,殴打逮捕报丁、报童,监视报社的工作人员,甚至还纠集流氓特务,制造暴力事件,肆意捣毁报馆和报刊广告栏。

  1943年2月25日,《新华日报》成都分馆的报丁徐强在半边桥街贴报时,遭到六七名身着黄呢中山服男子殴打受伤,贴报被人撕毁,剩余的报纸也被人抢走。潘健萍也曾回忆,国民党曾以“抢米事件”为借口,公开枪杀《时事新刊》编辑、中共党员朱亚凡,实际上矛头直接指向《新华日报》成都分馆。

  姬勇说,之所以引来国民党当局如此大的敌视,是因为该报作为共产党在国统区惟一公开出版的报刊,是白色恐怖中一座明亮的灯塔。《新华日报》按照党中央的要求,冲破国民党的层层封锁和歪曲,大量报道八路军、新四军对日作战的真实情况,扩大了中共抗日武装力量的影响;及时报道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军民的抗战业绩和建设成就,及时宣传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深入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破坏抗战、制造分裂、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罪恶行径,有力地促进了国统区的抗日民主运动。

  【链接】

  2014年12月1日,《成都市历史建筑保护办法》正式施行。成都6类具有典型代表意义的50年以上老建筑,被认定为历史建筑进行挂牌保护,祠堂街38号的《新华日报》旧址位列保护名册。(记者 李思忆)

责任编辑:杨均

图说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