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始于诙谐 止于严肃 王永梭的卖膏药笑得你睡不着

发表时间:2017-12-26 09:59:00    来源:华西都市报

王永梭表演《卖膏药》郑光路供图。

1980年,王永梭(右)和中国戏剧大师曹禺(左)合影。

1980年,王永梭(第2排左3)和戏剧大师吴祖光(第2排左2)、评剧艺术家新凤霞(第2排左1),及豫剧艺术家常香玉(第1排右1)。

  王永梭,1915年7月14日,出生于四川省安岳县龙台乡一个农家。他上过几年私塾,喜好古典诗词。读安岳县中学时他喜好文艺,学校“现代剧社”组织的舞蹈、川戏、方言话剧都踊跃参加。17岁初中毕业,因家里穷他到川军当过文书,去合江县作过小职员,但一直喜欢业余“票戏”。

  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积极参加募捐义演。他把《保家乡》、《大刀进行曲》、《高梁叶子青又青》等抗日歌曲,改成四川的方言土语演唱,很受欢迎。这期间,他曾拜郫县北派拳师李飞龙为师(川西武术界有名的“四条龙”之一)。他长期生活在社会底层,熟悉袍哥“切口”和“跑滩匠”的江湖言语。他下决心用四川方言,把当时民不聊生的社会情景,活灵活现地表演出来。

  1939年底,合江县各界迎接元旦的游艺晚会上,他谐剧艺术生涯的第一个“婴儿”一—《卖膏药》,呱呱堕地了。后来王永梭回忆:他表演“时而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时而拳打脚踢,虎虎生风。装腔作势中透露出凄凉悲苦,威武雄壮里隐含着虚弱恐慌……”

  首创“四川方言诗朗诵”

  几天后,二年级的几个同学“报喜”:“万先生(曹禺)给我们上课时讲,那个王永梭很会演戏哩。他那天那个《卖膏药》,只一个人走出来左说右说就演起来了。这就是一种手法,叫白描,几笔就把人物写活了,演活了!”当时正值抗战高潮,江安各界各种集会活动,学校都派王永梭去参加,成为“全城最受欢迎的人”。

  1941年,他首创了“四川方言诗朗诵”这一艺术形式:“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春眠不觉晓,臭虫饿跳(格)蚤,老子逮多回,龟儿没逮到;春眠不觉晓,唉呀烦死了,你的鬼噗鼾,不扯好不好;春眠不觉晓,号角声声早,挥戈定九州,跃马踏三岛!”

  在校内外演出后,他说:“其效果之强烈,我想都没想到!”

  次年暑假,他在隆昌目睹一个挣扎在饥饿线上的青年,被袍哥捆在桑树上毒打凌辱的惨景。他想起了曹禺老师《日出》中的台词:“人不能这样对人呵!”他两三天就写出了第二个谐剧《扒手》。剧本通过一个因饥肠辘辘而偷了一块烧饼,被吊起乱打的青年之口,发出呐喊:“偷得最多,是穿得最好的”,“我的窝子,在警察局!”

  他的方言谐剧和方言诗作品,主题含蓄、笑中含悲。《赶汽车》、《喝酒》、《黄巡官》等谐剧,《倒霉的恋歌》、《作家伤感篇》、《祥少爷》、《三小姐》、《矮幺姑》、《阿Q正传》(改编)等方言诗,接踵问世。

  1943年7月,他三年寒窗结束,告别了江安“国专”。这之前,他独创的剧种未正式命名,称为“拉杂戏”。在自贡剧场作毕业后的首演时,才打出“独创谐剧”招牌。

  年底,《新新新闻》记者报道消息:王永梭在成都东门外志诚商业高级学校,登台演出“谐剧”,这也是“谐剧”二字首次登上报纸。他还被一些通讯社聘为记者,用“永梭”的谐音“云雀”、“白灵”作笔名,向《成都晚报》、《新民晚报》等,投寄方言短诗、方言讽刺小品。

  “四川方言谐剧”和“四川方言诗朗诵”的曲艺形式,就这样正式产生了。

  半个多世纪中,他集编、导、演于一身,共创作、演出了谐剧节目90多个,方言诗朗诵100段以上,表演近万场,被誉为“东方卓别林”。

  巴蜀文艺舞台上的一颗闪亮明星,自此冉冉升起……

  《卖膏药》寓意无穷

  他的《卖膏药》绝非庸俗搞笑,而是寓意无穷,凝聚了四川方言中的精华。请看:

  卖膏药的:嗨,各位兄弟,今天初到贵龙大码头,来得慌,去得忙,未带单张草字,草字单张。问候仁义几堂,左中几社,各台老拜兄,好哥弟,须念兄弟多在山冈,少在书房,只知江湖贵重(竖出大拇指),不知江湖礼仪(拱手)。哪里言语不周,脚步不到,就事不得过,拈不得错。篾丝儿做灯笼——原(圆)谅(亮)原谅!(有一个小朋友在场子边乱跑)小朋友,你好生坐倒起(耐心地把他安置在右方坐下)。

  卖膏药的:(拍掌)嗨,各位!兄弟自幼练那吃也吃不得、穿也穿不得、用也用不得的(一个片马,落地摆出一个架式)国术!说到国术(绕圆场),要分南北两派,南派叫短拳,北派叫长拳(配合架式)……嗨,各位!兄弟学会没有呢?兄弟还是没有学会——不过,兄弟自幼在老师傅面前,站前立后,拿烟捧茶,临别老师傅之时,赐了我一件防身至宝——什么? (胸上狠狠一巴掌,竖出大拇指)膏药!兄弟这个膏药(绕圆场),不是三十六味官药所炼,七十二味草药所造,乃是五味骨头(立在台前,掰着指头介绍):豹子骨头,老虎骨头,碎蛇骨头,海马骨头,还有腊肉骨头。能够医哪些病症?如像各位朋友伙,跌打损伤,内伤外伤,伤风咳嗽,五痨七伤,包块子,羊儿疯,一切诸般杂症,外搭无名肿毒,只要贴上兄弟这个膏药,包你马上见功,立刻奏效。(越说越响)那么各位,兄弟这个膏药只有两种毛病医不倒:肚皮饿了医不倒,背心冷了医不倒,要是冷了能医,饿了能治,我兄弟也不得来卖膏药了(苦笑)……

  王永梭一演完,台下叹息声、喝彩声不绝。1940年夏,他考入南京内迁江安县的国立戏剧专科学校。开学不久,他把谐剧处女作《卖膏药》又亮了出来,巴掌声顿起……他后来回忆:“‘始于诙谐,止于严肃’的独特形式,让戏剧界最高学府的权威专家们感到耳目一新。”(郑光路 文/图)

编辑:杜勇儒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