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直播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图说文明

【川人百味】书画修复师的工匠情怀

发表时间:2016-07-22 11:15:00 | 来源:四川文明网字体:[][][]   [打印][关闭]

  四川文明网讯(文/罗园 图/邓清林)2016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此后,“工匠精神”一词很快被人们熟知。越来越多的大国工匠走进人们的视野,他们所从事的工作也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本期《川人百味》带你走近四川博物院书画修复师文金梁,一起感受书画修复师这个特殊职业所饱含的工匠精神。

  53岁的文金梁是一名书画修复师,目前就职于四川博物院文物保护中心书画修复工作室。1985年,22岁的文金梁,为了养家糊口,向当时已是装裱师傅的大哥文金华学习起了书画装裱和古籍修复这门手艺,一干就是31年。

    31年间,文金梁娴熟掌握了包括凝洗、染纸、揭裱、上命纸、正墙和全色等古画修复的几大工序,以及其间包含的二十多个纯手工修复步骤。

    今年6月底,四川博物院书画修复工作室接到了近期最大的一项任务:修复一批明拓泰山金刚经拓本。这批泰山金刚经拓本出自明代末期,共900余张,是四川博物馆二级文物。由于其画心与裱件遭虫蛀严重,出现了粘连、残破等情况,需要及时抢救与修复。按照要求,文金梁和同事们必须在2017年1月前完成这项修复工作。

 

书画修复是一件细致活儿,涉及的操作工具就多达几十种。美术艺术中常用的排笔、颜料、毛笔、镊子也包含在其中。

    文物修复工作中有一个特殊性,就是“慢工出细活”。在书画修复中,揭裱最难,也是最重要的步骤之一。文金梁介绍,在古书画的装裱中,画心后裱有一层命纸保护画心。但书画的发霉、虫蛀,往往就发生在画心和命纸上,要除去这些病灶,修复必须要把命纸揭下来,重新换上有拉力的纸。(据百度百科介绍,命纸是指绢本书画装裱后紧贴绢背的一层纸,对保护画面有密切关系,犹如书画的性命一样重要,因而称为"命纸"。)

    尽管已是书画修复的老师傅,但文金梁每一次揭裱时都如同第一次般小心翼翼。“做书画修复就像医生做手术,要对文物有敬畏之心。”文金梁介绍说,用镊子揭裱时,稍不注意就会出现破损,这可能会对文物造成更大损害,因此,需要用指腹慢慢搓,在摩擦中调整力度。经年累月,他的手指关节变得越来越粗大,指腹也磨得满是茧子。

    书画修复如同给书画第二次生命。期间,修复师需要揭去画心上破损的命纸,不断地向画心喷水,之后再铺上一张和原始命纸厚薄一致的新命纸。这张新的命纸也将开始它的使命——保护与它相贴合的画心。

    有的古书画画心脆裂过于严重,修复时要进行全色(注:就是用笔墨把古书画上残缺之处补好)。这是书画修复中尤其考验技术的一环。文金梁说,修复师需要调制出接近画心的色彩,然后在原画上一点一点上色,以求色彩浑然一体。在给损毁的画面接笔时,还要研习原作者的笔法、画风等,在破损处进行二次创作。因此,一幅画的修复,时间可能会长达几个月甚至一两年。

    书画修复中,浆糊是必不可少的工具。但市场上出售的由粘合剂合成的浆糊、纤维素胶水等由于其粘性的不可逆,并不适用于书画装裱和修复。修复书画,只能使用传统浆糊。一名优秀的书画修复师大都是制作传统浆糊的高手。修复师们以低筋面粉为原料,通过不断揉搓褪去其蛋白质后制成的传统浆糊,因其不易被虫蛀而被广泛用于书画装裱和修复中。

    在书画修复工作中,要求修复师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能碰到被修复的对象。修复师们往往都是长时间站立工作,有时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腰椎病是书画修复师这个行业里常见的的职业病,文金梁也不例外。

    书画修复是一项精细的工作,修复师需要长时间地对着受损的书画进行细致入微地诊断和修复,视觉疲劳是不可避免的。工作间隙,文金梁喜欢做眼保健操,这是他缓解眼部疲劳最有效的方法。

    在对书画文物进行修复之前,文金梁和同事们需要给被修复的书画拍照,做好存档。待残破的书画被修复完后,他们还要再一次进行拍照,存档。

    在四川博物院文物保护中心书画修复工作室,文金梁(左一)常常和同事们交流书画修复技艺和心得。对修复好的书画,他们总是反复研究,总结修复过程中的经验与教训,期待下一次工作更加精益求精。

    2015年7月,雅安雨城区博物馆送来了一副清代张巽中临摹的西周豆闭簋钟鼎文。纸面虫蛀情况十分严重,被大家称为“修复难度尤其高”的文物。文金梁和同事们花了8个月的时间,对这幅作品进行了细致修复。最终,这幅8尺长、5尺宽的书法作品从一堆碎片中“重生”成一卷完整作品。其中残缺的28个文字,还被临摹到了另一张宣纸上。(图为修复前后对比照)

    从业31年来,经文金梁修复的书画文物不计其数,包括了宋代、明清和民国时期的一些珍品。文金梁对这份工作也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他说:“当看到一张张残破不堪的古书画经过我们的修复重新焕发生机,就像医生通过治疗使危重病人起死回生一样,那种成就感是什么也无法代替的。”

    修复文物是穿越古今、与古人对话的一种特殊的生命体验。当人们与博物馆里陈设的品相完好的文物擦肩而过时,是否知道,它们可能曾经历过耗时久远、细致入微却惊心动魄的修复。正是文金梁这样一代又一代的文物修复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用他们的青春,抢救着一批批文物,让这些记载着历史的文物重新散发出光辉,展现在世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