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勇率国务院工作组在茂县指导“6· 24”特大山体滑坡灾害应急救援和善后处置工作

  • 王东明在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山体高位垮塌灾害现场指挥抢险救灾工作

  • 6月24日深夜,救援人员还在灾害现场开展紧张的搜救工作

  • 救援人员趴地徒手刨挖

  • 公安消防和武警官兵、矿山救援等救援力量正在现场全力开展救援

习近平对叠溪镇新磨村山体高位垮塌抢险救援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立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四川省全力组织搜救被埋人员,尽最大努力减少人员伤亡,防范次生灾害发生,并妥善做好失踪人员亲属和受灾人员的安抚安置工作。[详细]

王勇在茂县“6·24”特大山体滑坡灾害现场指导抢险救援工作

受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委派,国务委员王勇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率国务院工作组于24日紧急赶赴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指导“6·24”特大山体滑坡灾害应急救援和善后处置工作。[详细]

茂县发生山体高位垮塌灾害 王东明尹力赶赴现场指挥救援工作
茂县山体垮塌应急救援前方指挥中心召开三场新闻发布会
王东明继续在茂县山体高位垮塌灾害现场指挥抢险救灾工作
尹力在现场指挥抢险救灾工作 要求团结一致共克时艰
  • 5名至亲遇难 茂县“最美医生”坚守一线53小时

    截至26日11点,茂县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王运江在失去5名至亲的状态下,连续奋战灾区医疗一线53小时。

    24日7点过,刚在县医院值班夜班的王运江看到几个来自兄弟的未接来电,打回去惊闻村子全没了,王运江在短暂调整后立即率队6人赶赴灾区一线,是最早赶到灾区现场的医疗救援队。

    王运江第一时间赶到灾区中心,看到崩塌的场景整个人都懵了,但经历512地震的他迅速恢复过来,凭经验将6人分为3个组,安置在3个受灾点。截至目前,王运江已在灾区现场奋战53小时,仅有的两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王运江说睡不着,脑子乱,想多做点事。目前王运江既要处理伤病员负责现场救援,同时还要安抚悲痛的母亲和侄女,4个孤儿全留给他照顾。 [详细]

  • 14名亲人失联 茂县战士赶回家乡加入救援队伍

    包括父母在内的14名亲人失联,消息传来,正在东部战区某旅服役的19岁战士王昊心急如焚。6月24日下午,在排长的陪同下,王昊连夜紧急从浙江赶回叠溪镇新磨村。26日上午,王昊在茂县武装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进入滑坡现场参与救援,这里,曾经是他出生成长的家,但如今已被夷为废墟,面对家的方向,王昊扑通跪地,连连磕头,久久不肯起身。

    两年前,王昊从新磨村走出去,踏上从军路。“自从当兵后就没回家见过父母,我好想念他们。”说到这,王昊的眼睛早已湿润。24日上午,王昊还在部队里训练,中午休息时,电视新闻中播出家乡滑坡的消息。心急如焚的他,多次拨打父母的手机,但电话没能打通,一阵阵的忙音,让他预感到事情不妙。经过多次联系,王昊最终联系上其他亲人,此时他才得知,包括爷爷和父母在内的14名亲人已经失去联系。[详细]

  • 党员36名亲人失联 依然坚守工作岗位三天

    6月26日,茂县叠溪镇新磨村特大滑坡灾害第三天,现场抢险救援依然在继续。在救援现场,有一个瘦弱的身影,带着满脸的疲惫和充满血丝的眼睛,四处奔走确保抢险救援的通讯畅通。但没有人知道,他有36名亲人失联,更没有人能了解他此刻的悲痛心情。他叫刘国华,是茂县电信公司一名普通员工,“我是一名党员,就是想着能多做点就多做点,保障救援的抢险通讯保障,万一奇迹出现了呢。”

    刘国华今年四十多岁,有着四年多的党龄,一直在电信公司工作。灾害发生时,刘国华一家人在睡觉。“当时我听到‘轰隆隆’的声音,以为是地震了。”刘国华介绍,他当即和妻子穿好衣服,然后自己则外出想看个究竟。“当打开大门时,就看见外面灰蒙蒙的一片,自己的家都被笼罩了。屋外的灰尘盖住了停在自家院内的汽车,厚度近1厘米。”[详细]

  • 搜救队员的眼泪:我恨我自己只有一双手

    从6月25日上午9点左右发现疑似生命迹象到下午2点疑似生命迹象消失,德阳消防官兵经历了从希望变成失望,甚至难过。心急如焚的搜救队员又急又气:“我恨我只有一双手……”

    早上6点23分,德阳市支队12名消防官兵按照总队命令,携带生命探测仪、搜救犬,向救援现场挺进。然而从松坪沟景区大门到游客中心的距离有5公里左右,他们需要步行前往。早上7点40分左右,12名消防官兵和搜救犬到达现场指挥部。据了解,现场分为5个区域进行搜救,而德阳消防官兵被分到四号区域河两侧搜救。顾不上休息的休息的消防官兵和搜救犬立即投入到搜救工作中,但没多久搜救犬便没了力气,累倒在驯养员吕正强的身边。吕正强蹲下去,用右手将搜救犬的头轻轻的抬起,左手则轻轻的抚摸着搜救犬的肚子,像是在安慰着搜救犬。[详细]

  • 8名亲人失联4人确认遇难 特警在煎熬中救援

    作为阿坝州阿坝县特警一大队的一名特警,在50多个小时的救援行动中,高猛只休息了一个多小时。

    不是没有休息时间,而是睡不着——在6月24日茂县山体垮塌中,他有8名亲人失联。一来到救援现场,高猛便意识到,失联的亲人们可能回不来了,“但内心还是保持着希望,期待着奇迹发生”。但随着救援的深入和救援时间的推移,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已有4名亲人确认遇难的他,望着曾经的家园的方向,仍期待着其他亲人的讯息。他说,“我希望奇迹的出现,我仍等着外婆的电话。”

    26日上午11点,茂县叠溪新磨村,阳光射在脸上有点火辣。树荫下的铁护栏旁,刚刚轮换下来的高猛,用帽子扇着风,一脸汗渍。[详细]

  • 摆渡车司机突发高血压 昏倒前将车停路边

    6月26日下午6点,一辆满载抢险救灾人员的中巴车,缓缓停在前线指挥部开往松坪沟景区入口的路边。51岁的驾驶员曹邦明慢慢修正方向,把车停稳,拉上手刹,随后,他晕倒在方向盘上。

    曹邦明是茂县公安局辅警,担任驾驶员。6月24日早上7点多,他就驾车送抢险救灾人员到松坪沟游客中心,随后,根据工作安排,担任景区口到前线指挥部之间摆渡车驾驶员。由于现场交通管制,几乎所有抢险救灾人员,都要从景区口换乘摆渡车进入前线指挥部和现场。由于技术过硬,再加上人手紧张,3天来,曹邦明几乎没有轮休,每天要工作15个小时以上。26日下午6点,曹邦明的车上坐满了一车参加救援的武警,准备从前线撤回轮换休整。发车不到3分钟,曹邦明晕倒了。晕倒前,他做了几个动作——将车靠边、拉手刹、开车门、熄火。刚做完这些,他就一头栽在方向盘上。[详细]

发现身边最可爱的人

当地医生王运江在失去5名至亲的状态下,连续在医疗一线奋战55小时;阿坝州特警队员高猛,有8位亲人失联,依然留在救援现场,协助其他战友工作。[详细]

叠溪救灾 敬重生命成为共识

滑动中产生的巨大冲击力并非脆弱的人体所能抵抗的。即便如此,对生命的敬重仍然在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以及现场救援人员的意识中起到了支配作用。[详细]

爱心大集结 彰显灾区群众生命重于一切

在新磨村这片仅仅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至少集合了四川、重庆、北京、上海等地的救援力量,充分显示了大爱的力量,显示了对灾区每一个生命的尊重。[详细]

送餐志愿者:穿越两公里乱石堆 送一口热菜到救援队

一支30多人的队伍特别醒目:男的戴着白帽,女的围着头巾,抬着五六个大桶穿过整个滑坡体。原来,他们是来自附近清真寺的回族志愿者,翻山越岭而来,只为给现场救援抢险人员送一口热饭菜。[详细]


青海拉面人自发组成志愿队为四川茂县灾区送温暖
叠溪镇农妇送光自家小卖部零食 78间客房免费住
他凌晨5点摘10多筐枇杷送救灾现场 留下当志愿者
  • 成都消防官兵抬出遇难者遗体。
  • 辛苦了一天的消防官兵倒地就睡。
  • 6月25日,救援人员在灾害现场进行搜救。
  • 茂县及灾区周边其它乡镇的大量村民自发捐菜捐米,为受灾群众和抢险救灾人员无偿送饭。
  • 6月24日深夜,救援人员还在灾害现场开展紧张的搜救工作。
  • 搜救犬西岭累瘫吃不下饭,小周为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