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门濒危的民间艺术,不依赖政府保护,不依靠企业赞助,却率先杀出重围,焕发生机,进而成为四川阆中市旅游的一道独特风景线。作为第七代传承人,如何在困顿中杀出重围、使差点断代的川北王皮影再放光彩?带着疑问,四川文明网记者采访了王彪和王访两兄弟...
      中国皮影戏大概有陕西、湖北、四川三派,王皮影属于四川的川北流派。王皮影创于康熙年间,皮影流派中,他们是惟一以姓氏命名的。在王皮影发展史上,王彪两兄弟的爷爷王文坤起了关键作用。
      王彪告诉记者,“自曾祖父王元胜创立王皮影,经我爷爷王文坤改造,传到我已是第七代。”在其小时候,农村很少通电,晚上看皮影就成了大家的习惯,“小时我天天跟爷爷去耍皮影,学了许多台词。我感觉很有趣,不知不觉就爱上了皮影。

王彪说,在耳濡目染中,爱上皮影是自然的事。王文坤见孙子领悟力好,便拿出一年时间,专门在家调教。为了让孙子接下衣钵,王文坤还专门请了川剧老师上门教王彪两兄弟学乐器和演唱。上世纪80年代中期,老百姓的娱乐方式从看戏渐渐变成看电视电影,皮影渐遭冷落。为了生计,王彪不得不辗转东北、深圳等地打工。“虽然我酷爱皮影,可没钱就养不了家,我守着这些‘活宝’过不了一辈子。
      1988年,就在王彪为生计奔波在外时,王文坤应邀出演维也纳金色大厅,一个川北农民就这样带着皮影登上了世界艺术殿堂,成为第一个登上金色大厅的中国农民艺人。演出后,奥地利国王授予他金质奖章,这或许是王皮影家族荣耀的巅峰时期,因为这之后,王皮影便遭遇了难寻传人的尴尬。

“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这是艺人的传统,王文坤一直想调教出一个传人,但他的孙辈为了生计而不敢“担此大任”。1999年,王文坤带着满腹遗憾离开人世。
      200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王彪邂逅了著名的皮影收藏艺术家赵树同先生。经过多年潜心收藏,赵树同已经有了很多皮影,让这些皮影动起来成了他的心愿,他正四处寻找王文坤的传人。赵树同告诉王彪,自己收集了几千件“死”皮影,现在要让它们“活”起来,只要王彪答应,他愿意给他现有工资的两倍。
      王彪说,自己当时不敢马上答应,因为自己经历过一次放下皮影的伤痛。经过数十天考虑,王彪才应允下来。
      我们在外面打工也挣了,点钱有钱后,我们也想再把王皮影搬上舞台,了却爷爷的遗愿,不让他的皮影事业

断送在子孙手里。”2000年,王彪、王访用他们在外打工十多年积蓄的20余万元,在成都租房表演皮影。
      王彪说,自己当时不敢马上答应,因为自己经历过一次放下皮影的伤痛。经过数十天考虑,王彪才应允下来。
      “但那时很艰难,一个月收入才200多元,吃的是家里带来的米和腊肉,每天去菜场捡菜叶吃,后来好多人熬不住就走了。”王彪想到了放弃,赵树同苦心劝阻:“如果坚持,现在苦点,但人生光明;如果放弃,将留下终身遗憾。”于是,两兄弟又到人民公园找了一个地方演出,能多点演出收入,还可以顺便帮喝茶的人看孩子挣点小钱。有空的时候,他们免费到大学、幼儿园演出,只为赚取眼球。
      就这样,王皮影渐渐在成都扩大了知名度...[详细]

  • 成都银花丝制作技艺宋代形成,它以高纯度白银为原材料,造型别致,玲珑剔透。多年来,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道安和丈夫、女儿一起,共同守护这项千年技艺,只为它的传世绽放。

    道安从小就喜欢书法和美术,从初中起,她白天上文化课,晚上就在夜校学习绘画。1980年,18岁的道安高中毕业,一直渴望从事传统工艺品制作的她通过美术考试,成为成都金银制品厂的一名员工。

  • 道安被分配到新产品设计试制组,跟随温晓秋老师学习银花丝制作技艺。道安说,自己先前从没听说过银花丝,工作后,才知道这竟然是一种有着千年历史的传统工艺,曾是宫廷奢侈品,只有达官贵人才买得起。

    道安说,刚学习银花丝制作技艺时,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如果不是对工艺美术的热爱,自己是撑不下来的。一年后,为提升审美和设计能力,道安主动

  • 申请到成都工艺美术学校进修,学习国画、水粉画等。

    “记得我第一次设计《凌空天鹅》时,只想到画出来漂亮就行了,因为没结合制作去设计,所以设计初稿根本无法制作。”正是经历了一次次的失败,再加上毫不气馁的探索,道安才成为即能设计又能制作的全才。

  • 道安说,银花丝的制作需要30多道工序,还得熟练使用剪刀、镊子、锉刀、钉锤、规尺、掐丝板、小焊枪等各类工具。首先,将银材料抽拉成不同粗细的白银丝,然后通过手工绞合、穿丝碾压、锉等加工成不同的花丝,根据不同的图案配置不同的花丝,再用喷枪焊接,最后将焊接好的半成品通过手工无胎成型、堆垒、打磨、抛光、镶嵌、洗色、防氧化处理等十几种技法完成。

  • 道安告诉记者,整个制作过程中,数、理、化知识全都得用上。首先,在设计方案时,要用数学几何公式来分解图案,分解不好,银丝立体摆件就无法组装;在焊接过程中,必须考虑银金属热胀冷缩的物理属性来配置不同的焊料;洗色处理时,要按比例配制10余种化学物品,经多次高温烧煮,才能绽放出纯银的光泽。

  • 20世纪70、80年代,国家鼓励传统手工艺品大胆走出国门,争取出口创汇。在此期间,成都银花丝一直是四川省主要的出口创汇产品之一。1997年,中国工艺品进出口总公司北京首饰进出口分公司改制,成都银花丝工艺失去出口通道。银花丝摆件小则几千元、大则上万元,普通家庭很难接受,一时间,国内外都找不到市场...[详细]

邛窑起源于1600多年前,最早出现在东晋,南朝时邛窑已经演变成一个非常成熟的青瓷窑系,在唐朝时更是达到了鼎盛时期。南宋时邛窑逐渐衰落,元代断烧。“没人知道原因,也许和瓷器的兴起有关,也许与战乱有关。”何平扬推断。邛窑不但是土的艺术,火的结晶,也是最早对陶瓷器进行彩绘装饰的制窑系,釉色丰富多彩、鲜艳夺目,被认为是我国彩绘瓷的发源地。对于邛窑,何平扬有极深的情感,和他聊起邛窑时,他的神态似乎青春光彩了许多,如同又回到了上个世纪。

邛窑湮没了八百多年后,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才再次被人们重视起来。1972年,邛崃县政府筹建美术陶瓷厂,由邛崃知名画家康兆铭担任厂长,恢复邛窑生产。何平扬因为会画画,被招进窑厂当美工,拜师康兆铭,学习陶瓷雕塑艺术设计造型,从事研究和恢复邛窑生产工作,从此就与邛窑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时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邛窑的烧制技术,我们只能拿着出土的邛窑残片,一边烧一边比对。”进厂后,何平扬彻底爱上了这一民间工艺,除了瓷罐绘画外,他还开始学习制坯、制模、注浆、修坯、装饰绘花、釉色以及装烧全套技术。在师徒两人的共同努力下,邛窑的烧制技术日趋完善,尘封的邛窑再次被打开。

2001年4月,由中国科大、四川省文物管理局、邛崃市政府联合发起的“中国邛窑古陶瓷科技考古研讨会”在邛崃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考察了十方堂、固驿瓦窑山等古陶瓷遗址以及邛崃市文管所和邛窑古陶瓷博物馆,他们万分震惊并高度评价。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大校长朱清时先生更是一语道破邛窑的珍贵:“沉睡上千年,一醒惊天下!

进入何平扬的工作室,第一感觉就是眼花缭乱,狭小的收藏间里放置了数百件花花绿绿的邛窑作品,美轮美奂。“在窑厂时,每天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都会在厂里做美工,晚上回家后继续练习雕塑,10多年来,几乎每天都是头遍鸡叫才睡觉,天蒙蒙亮就起床。”靠着这样的勤奋,何平扬掌握了邛窑生产的全部工序,一个人就能完成整条生产线...[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