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原创评论] 马戏应在动保和非遗间找到平衡

发表时间:2017-11-14 10:14:00    来源:四川文明网

  今年8月底,广州动物园发布公告称,马戏团所在的动物行为展示馆场地租赁合同到期,将于9月1日起停止营业。然而马戏团至今没有搬走。10月18日,马戏团负责人黄迎志收到来自广州动物园的起诉通知,理由是“霸占场地”,并以此为由扣押了他们的9万元押金。他不服,认为搬走需要过渡期,正在准备反诉。“禁演令”下,从黄迎志到“马戏之乡”安徽宿州的民间艺人们,显得无所适从。(11月13日《新京报》)

  事实上,马戏团面临生存困境已是不争的事实。虽然2008年以埇桥为代表的“马戏”被国务院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但非遗也没能让马戏团风光起来。2010年7月,国家林业局下发《进一步规范野生动物观赏展演行为》的通知,要求立即停止野生动物与观众零距离接触、虐待性表演;同年10月,住建部也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园管理的意见》,要求各地动物园和公园立即停止所有动物表演项目。自此之后,马戏进入低谷,伴随着人们对马戏团涉嫌虐待动物的指控不断扩散,以及人们的保护动物意识的不断提高,以动物取悦人的传统马戏表演在国内外普遍备受争议,一些国内外知名马戏团也不断退出舞台。

  如果单从表演艺术角度而言,马戏是一种通过人与动物戏谑表演取悦观众的表现艺术,是一种传统的、值得保护和传承发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让其泯灭在社会发展潮流之中。虽然目前公众尤其是青少年观看各种表演和参与文娱活动的途径多种多样,但在很多公众以及青少年内心深处,一场“精彩的马戏”还是让人激动和身心愉悦的梦幻享受。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作为马戏表演的核心技术,说白了就是驯兽,以及利用人和动物的默契配合,表演人所指定的节目。这背后必然蕴藏着让动物服从乃至是折磨般的驯化。虽然驯兽师在行业内的驯化行为不是什么秘密,但其涉嫌的动物虐待指控和令人不忍卒读的动物生存环境,也是让人无法回避的伤痛。在人们越来越注重人和自然、动物和谐相处的意识下,在人们的动物保护意识不断增强的社会氛围中,马戏面对的恐怕只能是青少年喜欢、公众回忆起来温馨,但实际上却不被认可的尴尬。

  一句话,从非遗保护传承角度而言,马戏需要全社会来珍惜保护并传承发扬,但从动物保护的角度而言,马戏却更面临着不得不退场的生存黯然。在二者之间,马戏到底该何去何从?

  在笔者看来,一方面,对于马戏行业而言,应该结合社会质疑与指控,去反思和矫正自己的表演行为。比如改善动物的生存环境,公开动物驯化的过程,尽量避免使用烈性和野生动物作为演出对象,等等。而马戏行业也应该出台自己的行业标准和从业规范,比如对驯兽师如何驯养动物,马戏团如何管理动物,演出如何拉开观众和动物的距离,等等,进行科学的制度设计,让那些残忍的、落后的驯兽行为淡化并退出市场,让那些人性的、体现动物驯养和成长发育科学规律的行为来助推马戏表演业的发展,这不仅能有效回避社会公众的虐待动物质疑和指控,也能使马戏淬火重生。从驯兽、管理到演出都实现规范化、科学化,这无疑更是一种值得期待的行业发展进步。

  另一方面,文化、林业和住建等部门不妨从保护非遗的角度,对马戏和马戏团经营等进行科学的审视和规范。比如,科学引导人们正确面对驯养和虐待动物,比如,科学设置审批标准缩短审批流程,给马戏以科学的、规范的生存空间。更关键的是,有关职能部门应给马戏创造一种社会都来呵护和参与监督促,其规范发展的氛围,不必简单一禁了之。可以出台马戏演出市场管理条例,建立规范的马戏演出公开制度,建立举报监督渠道,让公众对马戏演出和马戏团管理能监督、可监督。这对于马戏团而言,是一种监督规范和发展提升,更是一种避免虐待动物的公众焦虑的平息,岂不是一种两全其美?(许朝军)

  声明:本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四川文明网

编辑:杨均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