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四川: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巴中 | 雅安 | 眉山 | 资阳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蜀风评论 > 原创

《透明》:与“无处可逃”的命运和解

发表时间:2014-08-11 | 来源:四川文明网字体:[][][]  [打印][关闭]

  

  

  ——读蒋一谈短篇小说集《透明》

   □何勇海

  “只有认命,才能保有尊严”,这句看似悲观之语,印在青年作家蒋一谈短篇小说集《透明》的扉页。读完《透明》小说集,我陡然明白他所谓的“认命”,其实并非认同命运,无奈接受现实,而是要认知命运,坦然面对、承受和理解乃至于和解——因为你无处可逃。小说中的悲观主义色彩,就有了许多明亮的亮光。

  《透明》收录了《发生》、《故乡》、《跑步》、《二泉不映月》、《地道战》、《在酒楼上》、《夜空为什么那么黑》、《透明》等8篇最新短篇小说,以简洁叙事,质朴行文,真实细腻地诉说着一些小人物的孤独、困惑、疏离、内省和抗争。

  《发生》中那位“像一根孤独的干木头”的古稀空巢老人,成天没有感受到继续活下去的理由,像胡同里的老旧房屋,“等待着被随时拆除的命运”,却遇见一位名叫夏天、搞公益行为艺术的女孩,在其热烈感召下,从孤独、彷徨、几欲自杀,到像老顽童一般参与了几起“胡同艺术”,自此找到了个人存在的价值,看到了“眼前的胡同世界是灿烂的世界”。

  《故乡》则描写了老年人的另一种孤独:身在异国他乡的中西合璧家庭,纵有女儿与外孙绕膝,仍感觉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虽逃离了故乡的雾霾和毒尘,异域的蓝天和白云带给他新鲜的空气,但他又按捺不住思念久违的乡音。老人的这种孤独苦闷来自于异域文化、异域价值观念的冲撞。他在网络世界里感知到的故乡,却是正在变异、陷落的故乡。读完《故乡》,顿有“不知何处是故乡”之感。

  蒋一谈最擅长于关注当下庸常人生的精神困境,想写出一种“逃离”感觉。上述两位老人,一个想逃离人世,一个想逃离故乡,又想逃离他乡。而《跑步》、《在酒楼上》、《透明》这三篇小说的主人公,同样想逃离,是年轻人的逃——逃离生活或婚姻。比如《跑步》中的两个父亲,因孩子间的矛盾,而在社区健身房的跑步机上相互较劲,知识分子的内心挣扎,生活中处处不如意的中年男人的尴尬和无奈,跃然纸上。

  相比而言,我最喜欢《在酒楼上》和《透明》。《在酒楼上》的阿亮,一心想逃离陷入窘境的工作与生活,面对可以成为“百万富翁”的诱惑,却又感到伤害自尊。在一番精神苦闷和彷徨后,他决定接受命运馈赠,他最终选择的不是500万财产,而是责任担当——他要代替姑妈一生一世地照顾毫无生存能力的表哥,一个人承担的是另一个家庭的命运。

  而《透明》中的“我”,被生活拖疲,对婚姻恐惧,害怕闯荡社会,选择了离婚,希望成为不需要承担责任的人。陪伴情人儿子常使他想念自己女儿,与情人朝夕相处常让他想起前妻,在无所适从、犹疑不定的心理驱使下,他决定回到前妻家而不复婚,以陪伴女儿成长,尽管如此,还是让人看到了一点儿责任担当。小说中的“黑暗餐厅”像是隐喻,顾客卸下疲惫面具,在幽暗中吃饭、交谈、亲吻,这一片天地虽然黑暗,情感与现实却是透明的。

  蒋一谈曾经承认,“悲观的确是我写作的起点”。读罢《透明》,你会发现,每个故事到最后总能稍稍明朗起来,他反映的那些庸常人生的庸常状态,比如孤独、悲伤、恐惧、虚妄和希望,其实是要读者从中领会到生之意义。生活要往前走,要和自己和解,因为生活是一张坚固无比的大网,你无处可逃。

  附《透明》简介:

  作者:蒋一谈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分类:中国当代文学

  字数:11892

  出版时间:2014年3月1日

责任编辑:雷佳

图说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