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传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中国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文明论坛投稿  |   旧版  |   返回首页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传统文化 蜀绣传人陈德兵:让学员绣成工艺大师

发表时间:2017-10-24 09:26:00    来源:华西都市报
陈德兵是蜀绣世家的第二代传人。

陈德兵蜀绣作品。

  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陈德兵,在三十余年的时光里,默默埋首在针线堆里飞针走线。对他来说,蜀绣不仅仅只是一种谋生的技能,更是人生价值的追求。在蜀绣传承的过程中,陈德兵还将这门“非遗”技艺与公益事业相结合,从2009年开始,他与省市残联、妇联联合开办了蜀绣培训就业基地,帮助上百位残疾人实现了就业创业。

  传统

  老艺人几乎都是男子

  陈德兵是蜀绣世家的第二代传人,他师承蜀绣名家,古技艺大师魏光建,深得其真传。“我爸爸九岁在科甲巷拜师学艺,一生从事刺绣工作。小的时候,我们整个家庭姊妹比较多,我爸在单位上班以后,还要拿一些私活回来做,我从小的时候就在我爸爸的绷子下面,钻过去钻过来,耳濡目染间,就对蜀绣产生了兴趣。1981年进了成都蜀绣厂,师从蜀绣名师魏光建。”他说。

  刺绣可以说是中国女红中最突出的一种,旧时,几乎每个女孩都要学习刺绣,精致的绣花香囊、荷包常常被作为定情信物送给心上人。可蜀绣却与众不同,传统中蜀绣艺人多为男子。陈德兵解释说,“蜀绣融男子的阳刚之气于阴柔精细的蜀绣中,最终形成了蜀绣独特的风格。据说,因为囿于世俗之礼,在招徒授技时不便招闺中女,所以蜀绣的老艺人几乎都是男子。”

  在陈德兵刚刚进入蜀绣厂,将蜀绣作为职业的时候,还是经历了一段困惑、迷茫期。“虽然那个时候自己很喜欢蜀绣,但是在外与同学、邻居摆龙门阵时,他们问我在做什么工作,我不好意思说自己在厂里拿了一根绣花针。总觉得一个男人,应该做一点比较粗犷的事情,在传统意义上,在人们的思维当中绣花针就是跟女性有关系的,跟男性无关,所以说,当时还是比较困惑的。”

  “但是,在蜀绣厂真正学习这门技艺的时候,接触到的老师傅们包括我的师傅,我的父亲,都是男性。而且通过自己手中的针线,完成一幅作品之后,会觉得特别有成就感,从中找到了乐趣,最后也就不觉得尴尬了。慢慢的,这一生就这样做过来了。”

  从事刺绣发展创作三十余年,陈德兵掌握了蜀绣各种针法,技法。他擅长单面绣,双面绣,双面异色绣,双面异色异形绣等。制作了大量的人物,走兽,花鸟,虫鱼,山水等蜀绣作品。

  传承

  将学员培养成专业人才

  走在蜀绣的这条锦绣路上,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20世纪90年代,蜀绣厂的经济效益越来越不景气。1992年,为了改善家人的生活,陈德兵选择“下海”,做起了修路修桥的项目经理,他忍痛挥别干了11年的蜀绣厂。

  陈德兵说起过去,不禁感慨万千。“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当年一起学习刺绣的师兄妹在经历蜀绣厂改制后陆续改行,有的卖起了挂面,有的蹬起了三轮车,都离开了蜀绣行业。当时我很焦虑,萌生了回归蜀绣的想法。”

  陈德兵的回归,并不是一时冲动。“做路桥项目确实让我收获了很多财富,但是当你解决了物质和温饱的时候,人还是渴求活到一定的精神层面上。而且在2006年5月,国家将蜀绣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文件的下发就更让我坚定地回归蜀绣。”

  多年来,陈德兵和他的团队不断探寻新路,创新教学方式就是行之有效的一种。“我们研发了集远程网络视频教学、教材辅助和课件练习为一体的技能远程培训平台,学员们使用电脑、手机直接打开就可以学。现代化的网络教学方式,扩宽了传播面,在四川的多个地区,包括巴中、九寨沟等,都有学员在这套培训平台上进行蜀绣技艺的学习。”

  蜀绣有122种针法,如按传统的学法,至少要花费三年时间去拜师学艺,“如果你让所有人都花三年去学针法,很长一段时间内就出不了产品,赚不了钱,吸引不到更多人来学,传承就是句空话。”陈德兵说。

  “我们当然想了一些对策,比如说,蜀绣有五大类,山水、人物、花鸟、走兽、鱼虫,我们原来是全部都学,恐怕一生都难以学完。现在变成了由学员自己去选择,比如这个学员他喜欢蜀绣山水,就只在山水上培养他,制作的课件,学习的针法,都是与山水相关的。术业有专攻,把蜀绣学员培养成更专业的人才。”

  上世纪80年代前,蜀绣制品家家户户随处可见,改革开放后则变成了受追捧的高价工艺品。针对这一现象,陈德兵说,“蜀绣不仅仅只能做成装饰品,还可以做成实用品,更好地为大众所接受。我们在图案上也要进行创新,让年轻人也喜欢上蜀绣。我们希望让蜀绣重回大众的日常生活。”

蜀绣也可以很生活。

陈德兵在辅导学员。

  公益

  让更多残疾人体面就业

  从2009年开始,陈德兵他们还通过派老师到特殊教育学校开班授课、提供工作实习机会,已经累计培养出100名左右的残疾人蜀绣人才。“残疾人学习蜀绣,不但可以就业增收,也能为蜀绣储备人才,解决长期面临的青黄不接难题。”

  让残疾人学蜀绣,很多人一开始听到时觉得不可思议。陈德兵解释道:“由于受到身体条件的限制,残疾人在社会上很难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从事蜀绣行业,门槛比较低,并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只要脑袋好,手好,眼睛好,再加上自己本身感兴趣,就都能够学习,所以,残疾人更容易进入蜀绣行业。而且蜀绣在发展、传承的过程中,一直跟残疾人是密不可分的。”

  “当时,我们公司主要以培训为主,主要跟成都市妇联结合起来,在成都的七区十二县的失地农民和城镇下岗妇女做培训,做了很多年。2015年,我们申报了国家艺术基金,四川残疾人艺术人才培养项目,就渐渐地把残疾人培养囊括进来。这个项目也是国家支持的项目,包括从资金和政策上对我们进行支持。”陈回忆说。

  据悉,大概从十年前开始,成都市残疾人联合会就开始施行“残疾人手工艺品商品化工程”,以期为残疾朋友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让他们足不出户就能就业。商品化的手工艺品包括景泰蓝、蜀绣、竹编、雕刻等传统手工技艺。在成都,蜀绣的发展有着扎实的基础,也是推行的重点之一。

  众多残疾人学员中,罗春梅天分颇高,勤学苦练,成为了一名残疾人刺绣大师,现在她每月能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残疾人找工作很不容易,心情很低落。有一次我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残联的蜀绣培训启事,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报了名。最终,蜀绣成为了我的职业。”

  罗春梅的生活也因蜀绣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主要的变化是在精神和心理方面,以前我很自卑,不想出门,现在我觉得自己渐渐变得自信开朗起来。此外,物质生活也因蜀绣得到了改善。我很喜欢蜀绣,非常感激它能够让我凭借自己的辛勤劳动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体面就业,过得并不比正常人差。”

  未来

  既出工匠 更要出大师

  在陈德兵看来,蜀绣这门技术不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而是我们从父辈那里接下来的。将这一技艺传下去,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情。“我自己积累了很多针法技法,然后我自己的沉淀,自己的修为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把学员往蜀绣大师方向去引领,这样就能够支撑我们学员的家庭增收,待他有了基本的生存条件以后,就能够在这个行业里稳定下来。这样实际上能有效地形成一定的规模来传承蜀绣文化。”

  “要通过一系列包括国家级的培训,把我们的学员培养成为蜀绣的继承者,这样把蜀绣学员往非遗蜀绣传承人和工艺美术大师方面去培养,让他们有发展。这是我的终极想法,也是我一直的愿景。”陈德兵说。

  如今,陈德兵的蜀绣世家有了第三代传人。出生于1988年的陈彦朋,是蜀绣新生代的杰出代表,被行业称为蜀绣传人中的后起之秀。陈彦朋从小受祖父的耳濡目染,对蜀绣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由此,开启了一段与蜀绣的不解情缘。十岁就开始随爷爷学习刺绣,16岁拜蜀绣大师赵从延为师,陈德兵这一辈教他的老师更是数不胜数。

  父亲陈德兵一直是陈彦朋的领路人,“我的父亲是一位有梦想的匠人,最开始在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我父亲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召集了16位刺绣师,倾尽所有创作一幅蜀绣巨作《五百罗汉》。父亲的梦想实际上就成为了我们这群工艺师的明灯。”

  残疾人刺绣大师罗春梅说,“对蜀绣的传承和坚守,陈德兵老师成功地为我们争取到了国家艺术基金,残疾人蜀绣人才培养的机会,让我们广大残疾人能接触到蜀绣的更高层次,更好地提升自己。”(见习记者 陈荷)

编辑:杜勇儒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开